热门搜索:

那用剑的武者所用的应该是巴山剑派秘传八字剑诀当中的紫电青光剑

时间:2018-12-15 20:32 文章来源:互联网

 吕阳镇外,张百涛与刘元海、张余、李青峰三人都聚集在此。
 
    张百涛沉声问道:“刘总镖头,你确定那楚休就在这青阳镇内?”
 
    刘元海随意的一挥手道:“张少侠放心,我老刘办事绝对靠谱,镖局们的兄弟们都打探出来了,虽然那楚休来到吕阳镇后就一直深居简出,没有透露姓名,但看其相貌装扮,定然是他无疑了。”
 
    张百涛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芒道:“那好,这次就要拜托三位了!”
 
    三人也是齐齐拱了拱手道:“张少侠放心,这次我们定然会帮张少侠你解决那楚休的!”
 
    此时吕阳镇内,楚休还在悠闲的坐在客栈靠窗户的位置饮酒吃菜,脑海当中却是在不断的思索着一气贯日月这门内功的运行方式。
 
    跟先天功比,一气贯日月对于现在楚休的战斗力加成有很大的帮助,同样这门功法也是在真气运行当中有着极大的作用。
 
    一气贯日月大成之后虽然不至于真的达到气贯日月的威能,但起码空手斩出剑芒指劲还是不成问题的,可以说这门武功最适合的便是御气五重级别的武者来修炼。
 
    以楚休现在的境界,他也应该考虑一下如何才能踏入御气五重之境了,这一个境界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瓶颈。
 
    就在楚休一边吃饭一边思索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
 
    楚休杀的人不少,再加上他本身修炼的功法等原因,他对于杀气或者是煞气都有些敏感。
 
    此时他隐隐感知到有一股杀气在周围缭绕着,其中心,就是他自己!
 
    楚休一抬头,两个人走进客栈内,其中一人手持两柄短枪,而另外一人则是背着一柄重剑。
 
    客栈外,靠近楚休窗户的位置,也有两个人向他走来,其中一人年龄有些大,看摸样已经接近四十,手中拎着一柄长柄腰刀,而另外一人则是身穿蓝衣,手持长剑。
 
    楚休并不认识张百涛,他虽然是张百晨的哥哥,但他的模样也跟张百晨不一样,但楚休却是能从他的目光当中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恨意来,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其他人。
 
    拿起酒杯,楚休装作喝酒的模样,但下一刻,他手中的酒杯却是忽然间脱手而出,带着强大的劲道向着那‘夺命双枪’张余扔去,而楚休本人则是一跃而出,放在桌旁的红袖刀已经出鞘,一股瑰丽的绯红浮现在‘寒山剑’李青锋的眼前。
 
    楚休并不知道这四人是谁,甚至他都不能百分百确定这四人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不过他既然从这四人身上感觉到了杀机,而且这四人还都是实力不弱的先天武者,那楚休就必须先下手为强!
 
    否则一旦被对方先行围攻,四名实力不弱的先天,楚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逃脱。
 
    突如其来的出手让张余和李青锋都没反应过来。
 
    其实他们从一进入客栈就已经注意到楚休了,客栈内这么多的江湖人,就只有楚休最为显眼,实力也是最强。
 
    只不过他们故意没有去看楚休,只是装作正常的走入客栈,就是想要和在客栈外的张百涛与刘元海结成合围之势,不让这楚休逃脱。
 
    但谁承想这楚休上一刻还在安静的喝酒,下一刻却是忽然出手,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那酒杯和楚休的身形已经到了眼前!
 
    张余使用的是两把短枪,那酒杯被楚休以强大的劲力加持,扔过来之后直接带着强大的破空之声,威能比那些锋锐的暗器也弱不了多少,所以张余下意识的也只能横枪挡在身前,拦住那酒杯。
 
    而此时楚休的一刀却是已经斩出,绯红色的刀身闪烁着异样的红芒来,楚休体内真气暴涨,眼中的杀机更是凝聚出煞气与杀气,二者融为一体,凝聚在楚休的刀身上,闪烁出了一股耀眼血色光芒来!
 
    一气贯日月凝聚杀机与煞气,就算现在楚休还没有御气五重的境界,但此时他这一刀却已经有了内罡境武者的风采!
 
    李青锋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恐怖的刀势,眼前的一片都是无尽的血红,仿佛下一刻他就会被吞噬到其中。
 
    厉喝一声,李青锋的身形一转,背后的寒山重剑已经被他握在了手中,挡在身前。
 
    他这柄寒山剑可是四转兵刃,乃是他当年机缘所得,一名散修出身的先天武者能够拿着四转的宝兵,这已经算是很稀奇了。
 
    刀剑相交,一声铿锵巨响传来,一气贯日月带来的强大力量从刀锋之上轰然爆发而出,发出了一声巨响来。
 
    李青锋闷哼了一声,他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惊骇之色,双手虎口鲜血长流,一刀之下,李青锋连退数步。
 
    他修炼的是重剑,但现在却是被楚休以力量直接碾压。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一抹绯红的刀光再一次出现。
 
    李青锋手中的寒山重剑还没有舞起,但楚休的刀势却是忽然一转,变得飘渺瑰丽,仿若那黄昏当中的细雨一般,轻盈无比,但却带着瑰丽的,杀机!
 
    犹如细雨般连绵的刀势之下,在一瞬间终于汇聚成一线,气贯日月的内劲轰然爆发,在这一瞬间,人头起舞,鲜血犹如喷泉一般的爆发而出,整间客栈顿时寂静无声,随后便发出了一声声刺耳的尖叫声来。
 
    客栈的伙计还有那些正在吃饭的普通人都尖叫着逃出去,生怕被误伤,而一旁的张余则是手持双枪,呆滞的看着楚休。
 
    从楚休扔杯子到他持枪抵挡,这才用了多长时间?结果等到他这边刚刚腾出手来时,楚休竟然把李青锋给一刀斩了!
 
    张余此时忽然觉得,张百涛的东西有些不好拿,他们若是早知道这对手竟然如此的恐怖,哪怕就算是有着聂东流当中间人,他们也是不会答应的!
 
    楚休气势如虹般的先斩一人,让张余和在客栈外的刘元海心中都升起了一股惧意。
 
    这三人都是在林中郡、乐平郡这一代武林厮混的老油条,平时让他们去对付那些真正的凶贼恶徒他们都不会去,只会拿一些小偷小摸之辈滥竽充数,没想到现在他们却是碰上了这么一个凶人。
 
    张百涛皱了皱眉,他也感觉到了这二人心中的惧意,同时也在惊骇这楚休的实力,他终于算是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怎么死的了。
 
    就以对方这种实力,别说是张家只有一名先天,就算是再来一个也是一样挡不住!
 
    不过杀父仇人就在眼前,张百涛怎么可能放弃?他直接厉喝了一声:“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楚休!受死!”
 
    话音落下,张百涛直接一剑斩碎客栈的窗户,跃入客栈内对着楚休出手,不给张余二人犹豫的机会。
 
    一听杀父之仇这四个字,楚休顿时明白对方是谁了,这四人果然就是冲着他来的,出手的人应该就是张松龄那个拜入了巴山剑派的大儿子张百涛了。
 
    “不共戴天?今日你既然敢来,那我送你去跟你那个死鬼老爹团聚!
 
    话音落下,楚休手中红袖刀斩出,细雨绯红,刀势连绵不绝,跟张百涛的紫电青光剑相撞!
 
    电光如雷,剑气如虹,张百涛含含恨出手,内力灌注到长剑之上,每次斩出都带着一股酥麻的震颤之感,甚至就连楚休的先天功都无法抵消。
 
    但同样楚休的黄昏细雨红袖刀也是刀势凄艳诡谲,速度极快,双方在瞬息之间接连对战数十招,势均力敌,谁也没有后退一步。
 
    张百涛对着张余和刘元海二人厉喝道:“你们不出手,还在这里等什么?别忘了当初你们在少庄主面前承诺过什么!”
 
    张余和刘元海的面色变了变,如果这件事情是张百涛自己来找他们的,恐怕他们此时早就跑了,不趟这趟浑水。
 
    但问题是聂东流可是中间人,他们背信弃义,来日里跟聂东流怎么交代?
 
    身为北燕武林的人,还都是草莽出身,他们是宁可得罪北燕朝廷,也不想得罪聚义庄,因为后者会让他们被整个北燕武林所排斥。
 
    两人对视一眼,看着正跟张百涛战成势均力敌模样的楚休,咬了咬牙,直接一左一右,开始跟张百涛夹攻楚休。
------------
 
第六十章 真正的藏刀术
 
    张百涛是楚休踏入江湖之后,交手过的武者当中实力最强的一个,也是出身最正宗的一个,乃是正经的大派内门弟子出身。
 
    余下的比如那大光明寺的火头僧李忠和沈白的弟弟沈墨,他们虽然跟大派有关系,但却并不是从小就经过正规的武道教导。
 
    其实楚休自己也一样,虽然他通过剧情先知的优势得到了不少威能强大的功法,但毕竟没有师父教导,先天功这种基础功法还好说,剩下的武技,一气贯日月的应用等等,全都是楚休自己琢磨出来的,最后再在实战当中应用,战后再思考修改,走的完全就是野路子。
 
    这种野路子的路线虽然听上去有些不靠谱,但一切都是以实战为主,不管自己眼前的人是谁,不管自己用的是什么武功,只要能杀了对方,那就是好武功!
 
    无数的紫电剑光当中,一抹绯红在那里流转着,刀势犹如细雨纷飞,虽然看似飘渺,但却坚定无比。
 
    而这时左右两边张余和那刘元海也都压了过来。
 
    张余使用的兵刃很奇怪,竟然是两只短枪,左枪阴邪诡异,说不定会从什么角度刺来,右枪势大力沉,虽然是短枪,但横扫抡砸之下那股力量就算是楚休都不敢轻易硬接。
 
    而那刘元海的武功虽然较为平庸,但他手中那柄腰刀用的却是阴毒无比,刀光说不定从什么地方斩来,逼得楚休不得不全力躲闪,其路数竟然跟楚休最开始修炼的血刀经有些类似。
 
    这三人的实战经验都不弱,三人联手之下,楚休直接就被逼到了墙角。
 
    张百涛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芒,他手中的长剑之上猛然间爆发出了一股璀璨的电光青芒来。
 
    快,极致的快!
 
    犹如九天雷霆滑落,瞬息之间便逼得楚休只能勉强持刀防守,双手却是已经被那蕴含着紫电之威的内力震的就连刀都有些握不稳了。
 
    虽然张百涛还没有到御气五重的境界,但他的内力却已经积累到了巅峰,通过手中兵器的传导,那紫电之威也是强大无比。
 
    他右边刘元海的经验也是丰富无比,配合张百涛,手中的腰刀荡漾起一股慑人的寒芒来,竟然犹如一条毒蛇一般扭曲着,向着楚休丹田斩来!
 
    阴蛇刀!
 
    ‘嗤’的一声,刀光从险之又险的从楚休的身前划过,撕裂了他身上的武士服,那长刀的锋芒甚至让他都有一种针扎的感觉。
 
    而这时一道呼啸的劲风忽然袭来,张余双手持枪,狂暴的气血和真气凝聚在他手中,双枪合一,竟然好似一柄大锤般直接砸落,气势刚猛狂暴无比!
 
    楚休此时已经被被张百涛的紫电青光剑和刘元海的阴蛇刀彻底逼近了角落当中,没有丝毫闪躲的余地。
 
    这三人虽然是第一次配合,但却顺利无比,实力最强的张百涛没有作为真正的杀手,反而是让一直都不显山不露水的张余来进行绝杀的一击!
 
    就在这时,楚休猛然间收刀横扫,直接不去管张百涛和刘元海二人,全力去迎接张余那双枪的砸落。
 
    张百涛和刘元海的眼中都是露出了一抹杀机,这楚休已经慌了,必死无疑!
 
    就在他们想要出手彻底绝杀楚休时,张余的双枪已经砸落,那股巨大的力道让仓促抵挡的楚休内腑震荡,一缕鲜血从口中流淌而出。
 
    但这时他却是借着那双枪砸下的力道往后一靠,一气贯日月凝聚内力煞气,但却并不是凝聚在双手当中,而是凝聚在他身后!
 
    两股力量叠加,只听一声巨响传来,客栈那砖石砌成的墙壁竟然直接被轰塌,楚休的身形也是直接跃出客栈,让张百涛和刘元海的刀剑齐齐落空!
 
    两个人的面色顿时一变,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楚休竟然还有这一招。
 
    之前他们想把楚休围堵在客栈内绞杀,但却仍旧被他给逃出来了。
 
    “快追!那楚休受伤了,跑不掉的!”张百涛对着张余大喊了一声。
 
    张余不是白痴,没有张百涛的吩咐,他这边也是趁着双枪砸落的气势未减,直接一跃而出,想要去追楚休。
 
    不过就在此时,原本已经跃出客栈范围的楚休却是猛然间一回头,身形向着张余撞去,眼中爆发出了汹涌的杀机来。
 
    张余根本就没想到楚休竟然还会主动回头,他用的虽然是短枪,但却仍旧算是长兵器,被楚休近身之下,他下意识的撤回长枪想要抵挡。
 
    但此时他却骇然发现,楚休不知道何时已经将左手握在他那短枪之上,大弃子擒拿手施展而出,楚休的左手已经顺着短枪拿捏到了他的肩膀之上,一阵骨裂之声轰然传来,瞬息之间,张余的左臂就已经扭曲成了麻花一般!
 
    楚休的左手沿着手臂,仿佛一条扭曲的毒蛇一般,捏在了张余的脑袋上,还没等他发出惨叫,张余的头颅便已经转了一圈,向着后方的张百涛和刘元海飞去!
 
    后面刚要追来的张百涛和刘元海根本就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方才还被他们给逼到绝路的楚休竟然瞬息之间便反杀了他们一人,看到那人头飞来,张百涛下意识的持剑一斩,将其斩飞,不过下一刻,一抹绯红色的刀光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是无比迅捷凌厉的一刀,快到了极致,甚至让张百涛都看不清那刀身,只能看到一抹那抹耀眼的绯红!
 
    袖里青龙!
 
    这极致的快刀正是袖里青龙,在楚休刚刚修炼时带给他极大帮助的藏刀之术。
 
    开始的时候楚休只是下意识的以为把刀藏在袖中,出其不意那便是藏刀之术了,直到方才楚休才领悟出来,所谓的藏刀,藏的也是自己,平静时隐于海面之下,爆发之时青龙出海,撕裂苍穹!
 
    这一刀带着青龙出海般大气无比的神韵,再加上楚休又以一气贯日月凝聚内力煞气施展而出,这一刀斩落,乃是楚休有史以来斩出的至强一刀。
 
    张百涛牙龈紧咬,他手中的长剑爆发出一股刺目的青盲来,剑光舞动,好像是一招威力极其强大的剑势。
 
    但楚休的刀实在是太快了一些,他的剑势根本就来不及施展,便被楚休一刀斩碎,包括他手中那四转级别的长剑都被楚休直接一刀斩成两截!
 
    刀光划过身躯,就算张百涛身形急退,但也被楚休这一刀从肩胛一直斩到腋下,鲜血喷撒,一条胳膊差点废掉。
 
    张百涛此时也是杀红了眼,他双目赤红,不退反进,剑碎了,但他还有手!
 
    巴山剑派这样的宗门为何只位列七宗八派,而没有成为五大剑派?不光是因为他们的实力不足,还因为他们在剑道之上并没有五大剑派那般纯粹。
 
    没有了剑,巴山剑派还有其他武功,张百涛直接欺身而上,右手剑指点出,瞬息之间迅捷如雷,雷纹剑指!
 
    一瞬间指影纷飞,向着楚休周身各大穴道点去,张百涛厉喝道:“出手!”
 
    不过就在此时,在一旁的刘元海并没有配合张百涛出手,反而是身形一转,直接向着客栈外跑去。
 
    李青锋和张余的死是真的让他胆寒了,这楚休简直太过恐怖了,实力先不说,对方的手段才是真正的很辣至极。
 
    不出手则以,一出手便摘掉一条人命,等这楚休再爆发一轮,那死的多半就是他了。
 
    现在逃走顶天就是得罪了聂东流,而他若是不走,可就连命都容易丢了!
 
    看到这一幕,张百涛却是气的直想骂娘。
 
    像是刘元海这种奸猾之辈,打顺风仗的时候威猛无比,一旦遇到困境,却是只会拖后腿。
 
    楚休和跟他们都是先天,接连爆发三次,杀两人,重伤一人,难道楚休自己便丝毫损伤都没有了吗?
 
    他方才硬接张余那势大力沉的双枪一击,虽然进行了卸力,但也内腑受到了震荡,并且他自身的内力消耗也是极大。
 
    所以张百涛有勇气去跟楚休拼命,是因为他还能看到拼死楚休的机会。
 
    但谁承想这时候刘元海却是逃了,在他拼命出手的时候逃了,直接把他扔在这里。
 
    不过此时已经容不得张百涛多想了,细雨红袖,璀璨的刀光将他笼罩在其中,雷纹剑指跟红袖刀相撞,竟然发出了一阵铿锵之声。
 
    借着雷纹剑指所爆发出的威能,张百涛想要逃离,但这时楚休的刀锋之上却是笼罩着极其浓郁的杀机和煞气。
 
    天发杀机,气贯日月!
 
    猩红色的刀锋从张百涛的胸口穿过,楚休双目当中的颜色也是绽放出了一股异样的猩红之色来。
 
    “不共戴天?那正好我送你去见你爹和你弟弟,让你们一家齐齐整整的团聚,不用谢我。”
 
    刀锋抽出,张百涛的眼中犹自带着一丝不甘之色,但却轰然倒地。
------------
 
第六十一章 未来的大人物
 
    四名同级别的先天武者联手围杀,还是战斗经验都很丰富,正值壮年的那种,楚休虽然成功干掉了三人,但自身也是受到了一些损伤。
 
    不过不要紧,距离吕阳山的遗迹开启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这点小伤他完全可以在遗迹开始之前养好。
 
    看着客栈外,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
 
    杀了三人,可还剩下一个人!
 
    此时的客栈外已经围了一堆人,大部分都是底层的江湖人。
 
    混江湖的,动手什么的都是很常见的,走镖的抢生意,开武馆的砸场子,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真正的生死搏杀对于他们来说还算是比较少见的,特别还是涉及到先天境界武者的生死搏杀。
 
    而且动手的这几人在林中郡周围这片地域,还当真都不算是无名之辈。
 
    有后来人奇怪的问道:“诸位,里面是什么情况?”
 
    其中有目睹了全过程的武者啧啧叹道:“打的真惨啊!林中郡巍山府的‘寒山剑’李青锋,一个照面就被人剁下了脑袋。
 
    那李青锋得到四转宝兵寒山重剑,闯下名头可还没多长时间,结果就这么死了,也是倒霉催的。
 
    还有那乐平郡的‘夺命双枪’张余,幼时只跟武馆的拳师学了一点拳脚功夫便出来闯荡江湖,两把短枪正奇兼备,可惜却死的更惨,脑袋直接被人拧了下来,鲜血喷出一尺来高。
 
    那用快剑的武者实力倒是最强,有点像是大门派出身,具体的老子到是看不出来,而且最后也被人一刀捅了个通透。
 
    只剩下一个福威镖局的总镖头刘元海在最后关头退步了,没有冲上去一起拼命,那老狐狸一向鬼的很,走镖时若是遇到强敌,肯定是第一时间就把雇主的货物扔出去保命,现在干出这种事情倒也正常。
 
    至于那杀人的,啧啧,实力是真强,手段也是真狠,不过还真不认识,咱们林中郡什么时候出了这般猛人?”
 
    那名武者给后来人普及着情况,这时他身边一个温和的声音忽然传来:“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用剑的武者所用的应该是巴山剑派秘传八字剑诀当中的紫电青光剑,对方是七宗八派之一,西楚巴山剑派的弟子。”
 
    最引人注意的是白衣年轻人身后竟然背着一杆银色长戟,造型狰狞巨大,跟他那如玉般的英俊外貌和气质十分的不相配。
 
    那名武者刚想说些什么,便看到刘元海慌张的跑出来向着四周望着,感觉到身后的杀机袭来,刘元海也顾不得这么多,周围全都是看热闹的人,将客栈都给围住了,刘元海随意找了一个方向,一刀向着前方斩来,怒吼道:“都给老子滚开!”
 
    刘元海所找的方向正是方才那名多嘴八卦武者的方向。
 
    这名武者嘴巴倒是利索的很,但眼下看着刘元海持刀斩来,竟然吓的忘记了躲闪,直愣愣的站在了那里。
 
    就在他很有可能被刘元海一刀砍翻的时候,他身旁那白衣年轻人却是忽然间竖起了手中的长戟,戟身之上的月牙刃闪烁着骇人的冷芒,只是轻轻一挑,但却有着大力袭来,刘元海手中的腰刀顷刻间便已经碎裂,他本人更是一口鲜血喷出,倒飞了出去。
 
    不过这时楚休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红袖刀直接从刘元海的后心刺出,将他直接给捅了一个通透。
 
    之前那名大难不死的武者目瞪口呆的看着身旁那名容貌俊美年轻人,他,竟然也是一名先天武者!
 
    楚休将红袖刀从刘元海的尸体上拔出来,看着对面那名手持方天画戟,容貌俊美到简直让女子都嫉妒的年轻人,他忽然感觉对方有些眼熟。
 
    “多谢出手。”楚休对着那人拱了拱手道。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